接口

Kotlin 的接口很像 java 8。它们都可以包含抽象方法,以及方法的实现。和抽象类不同的是,接口不能保存状态。可以有属性但必须是抽象的,或者提供访问器的实现。

接口用关键字 interface 来定义:

interface MyInterface {
	fun bar()
	fun foo() {
		//函数体是可选的
	}
}

实现接口

一个类或对象可以实现一个或多个接口

class Child : MyInterface {
	fun bar () {
		//函数体
	}
}

接口中的属性

可以在接口中申明属性。接口中的属性要么是抽象的,要么提供访问器的实现。接口属性不可以有后备字段。而且访问器不可以引用它们。

interface MyInterface {
	val property: Int // abstract

	val propertyWithImplementation: String
		get() = "foo"

	fun foo() {
		print(property)
	}
}

class Child : MyInterface {
	override val property: Int = 29
}

解决重写冲突

当我们在父类中声明了许多类型,有可能出现一个方法的多种实现。比如:

interface A {
    fun foo() { print("A") }
    fun bar()
}

interface B {
    fun foo() { print("B") }
    fun bar() { print("bar") }
}

class C : A {
    override fun bar() { print("bar") }
}

class D : A, B {
    override fun foo() {
        super<A>.foo()
        super<B>.foo()
    }

    override fun bar() {
        super<B>.bar()
    }
}

A B 接口都有声明了 foo() 和 bar() 函数。它们都实现了 foo() 方法,但只有 B 实现了 bar() ,bar() 在 A 中并没有声明它是抽象的,这是因为在接口中如果函数没有函数体,那么默认是抽像的。

不过,如果我们从 A 中派生一个 C 实体类,显然我们需要重写 bar() ,并实现它。而我们从 A 和 B 派生一个 D ,我们不用重写 bar() 方法,因为我们的一个继承中有一个已经实现了它。但我们继承了两个 foo() 的实现,因此编译器不知道应该选哪个,并强制我们重写 foo() 并且明确指出我们想怎么实现。